海南藏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线上租房,为房产经纪人带来新的机遇

2020年09月16日 10:38

今天租客网跟大家说一说中介行业经纪人的现状。

作为地产行业的一支特别的队伍,他们大多是20来岁的年轻小伙子,拿着偏低的底薪,常年907,在大城市里租房生活的人。每天都在为指标奔波,使出浑身解数来开单。

大多数的房产门店渐渐活跃起来,穿着西装的房产经纪人开始恢复了正常的上班。而疫情之后的城市还是显得有些萧条,来看房源的人几乎没有,门店里的中介经纪人也闲不住,和周围的小贩坐在一起聊天。

还记得过年前的房产经纪人是这样的:

“阿姨、姐、叔叔,要不要看房子?这套房子最近做活动超低价,不来看看吗?”,几乎在每个城市的主干道、大型超市、公园的旁边,你都能看到一个个西装革履、手持单页戴着xx公司工牌的房产经纪人。

小编曾看到过一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房产经纪人,有小区的地方就有中介门店。

房地产中介有个“小阳春”的说法,指的是在春节结束之后的一段时间,是房产经纪人开单最好的时期,这个阶段换工作的白领比较多,租房市场十分活跃;家里有孩子需要上小学的家庭,也要筹备学区房。所以,无论是二手房还是租房,都会迎来一个爆发。

但是,这个春节,一场疫情,令一切成为泡影。

现在的房产经纪人,近况着实不太令人乐观,几个月没有开张的大有人在。

小王是一名房产经纪人,前几年楼市还未进行调控的时候,他一年的佣金都有20多万,但近两年随着楼市的持续调控,房地产市场逐渐变冷,不断的有人离职,也不断的有新人进来,靠着自己的努力,疫情未发生时,他还是能成功地开单,虽然收益虽然比前几年少但是生活绰绰有余。

随着疫情,房产市场越来越差,即便现在的他依旧很努力,可他已经连续4个月没有卖出房子了,而上一单的销售佣金还要2个月以后才有可能拿到,连吃饭都成问题。

走投无路的小王一口气装了很多房产平台APP,在每一个平台上都进行尝试,最终的目的只有,就是想开单,最后通过租客网的线上分销和VR看房成功开了一单,这一单帮他度过了难关,最起码不用担心吃饭的问题了,小王很开心。

作为房产经纪人的苦与累,相信只有真正扎根于房产经纪行业的人,才能够深有体会。

疫情当下,给房产经纪人的工作开展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每一位房产经纪人都需要更加高效便捷的工具,租客网平台实时VR看房的优势,在了解客户真正的需求的同时,也能从各方面节省客户和经纪人的时间,让客户感觉到房产经纪人的高效率,减轻房产经纪人本身的工作强度。

现在这个社会,互联网是最基础的设施,几乎所有的公司都在向互联网所靠拢,力求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房产行业也不例外,疫情期间,房产行业严重依赖于线上互联网。无论是买房还是购房,客户先进行线上VR看房都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将房源信息放到线上,多了一个信息分发渠道的同时,也为客户和房产经纪人带来了便捷。

机遇,永远属于有远见的人。


关键字:

相关推荐

互联网团购网站成本增加。

2020年已然过去一大半了,一场疫情给蓬勃发展的餐饮行业按下了“暂停键”,面对疫情的困境,整个餐饮行业都在竭尽脑汁的开始自我解围。然而有人举步维艰,也有人风生水起。现在的餐饮业面临的主要困境有同质化严重,“三高一低”的业界常态等等。店租、原材料、人工这三样成本越来越高,而店内的利润越来越低。疫情期间,外卖成为餐饮市场的中坚力量,餐饮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成为餐饮行业发展的新常态。商家们注意到这一态势,也努力开启互联网营业方式。“互联网+”的餐饮业局面优势明显,顾客可以轻松找餐厅、享优惠,还能预订、快捷支付!。餐饮企业给消费者便利的同时,更是给自身带来了曝光度与服务提升!且餐馆排队点餐、用人成本过高等问题也能得到解决!现在消费者的人群以追求个性的80后到00后为主流,他们会成为餐厅的内容传播者和制造者,并逐渐影响其他消费者。他们的消费形式通常基于互联网手段。如果商家不能迎合主流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和消费属性,必然被市场冷落!但同时,商家们又陷入了一个新的困境——互联网团购网站成本增加。商家为了更好的发展,纷纷跻身团购平台,导致竞争激烈,甚至引致商家之间打起了价格战。而许多平台凭借自己的优势不断提高,商家的入驻费用,致使商家在团购网站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在这样恶劣形势下,餐饮企业要想存活下来,既需要借助互联网的优势,又不得不把控一定的入驻成本。团购网站门槛高筑怎么办?为什么不寻找新的平台合作呢?正如“马奇诺防线”再坚固,攻破不了,绕过去就行了。租客惠正是助力餐饮企业在自救措施中探索出新的门路、新的商机,增长新利润点的全新平台。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针对商家和消费者的优惠买单平台,帮助商家拓展精准客源,覆盖商铺周边的各大住宅、办公、商业区。好比特殊时期,街边、社区餐厅都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的抗风险能力。因为人们戴上口罩小心谨慎地外出活动,对于人流量大、人群聚集的地方都有抗拒心理,所以社区以及街边店普遍比商场店经营要好。在日常生活中,街铺离顾客更近,顾客更有安全感和依赖性。所以租客网可以利用自身广泛的租客会员群体为商家提供更多客源和更广阔的的品牌知名度,带动商家周边的便民消费,与商家的受众画像相吻合,增长进店客流量,以此扩大品牌口碑。随着市场集中度不断上升以及资源整合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商家需要这样的优质本地资讯平台。餐饮行业要对自己的行业充满信心,要行动起来,用自己的实力去开拓市场,借助租客网平台,合作租客惠项目。只需进入租客网官方首页,注册成为租客网会员,在“租客惠”板块中提交合作意向,提交后平台工作人员会在一个工作日内与商家联系,洽谈合作具体细节。租客网期待与您的精诚合作!

2020年10月16日 18:09

三星5G手机喊出半价,欲借中国市场翻身,多少人会买账?

过去,只要一提起三星手机,首先让人联想到的便是“高端”、“品质”等一类名词。但自从“败走”中国市场之后,三星手机便“辉煌”不再了。为了重夺中国市场,三星可谓做足了努力——目前,不仅仅专注于打造高端旗舰手机,也开始逐渐向中低端市场渗透了。这不,三星电子近日就推出了一款5G中低价智能手机,由于其售价仅为此前三星5G手机的一半,因此被大众称之为“迄今为止三星性价比最高的智能手机”。据悉,三星GalaxyS20(12GB+128GB)、GalaxyS20+(12GB+128GB)、GalaxyS20Ultra(12GB+256GB)这三种机型在韩国市场的价格分别为125万韩元(约合7360元人民币)、135万韩元(约合7950元人民币)、160万韩元(约合9400元人民币)。如果按照半价计算的话,则其新款5G手机的售价或将3000元起步!对此,有媒体报道称,此举意味着三星电子或将利用“价格战”的方式,挽回在中国丢失的市场份额,扭转业绩持续下滑的局面。(相关报道视频截图)业绩表现欠佳,5G成关键突破口受新冠疫情的影响,2020年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许多企业的财报几乎都是负增长。下面,我们就来看看三星电子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从财报数据来看:◆营收55.33万亿韩元(约合450亿美元),同比增加5.61%;◆净利润4.89万亿韩元(约合40亿美元),同比下滑3.1%;◆运营利润6.45万亿韩元(约合52亿美元),同比增长3.43%。据悉,三星电子净利润下滑,主要是由于显示器和消费电子业务的季节性疲软,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对需求造成冲击所致。下面分业务来看:◆三星电子半导体业务:营收17.64万亿韩元(约合143亿美元),运营利润3.99万亿韩元(约合32.4亿美元);◆三星电子显示屏业务:营收6.59万亿韩元(约合53.6亿美元),运营亏损0.29万亿韩元(约合2.4亿美元);◆三星电子IT和移动通讯部门(包括手机业务在内):营收26万亿韩元(约合211亿美元),运营利润2.65万亿韩元(约合21.5亿美元);◆三星电子家电部门:营收10.3万亿韩元(约合83.7亿美元),运营利润为0.45万亿韩元(约合3.7亿美元)。展望未来,三星电子认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了全球商业活动和工厂生产,导致市场需求大幅下滑,因此预计二季度智能手机和电视机产品的销售和利润将出现下滑。不过,疫情期间人们出行减少,诸如在家办公、线上教育、网络购物等需求大幅增加,因此预计二季度半导体业务的需求将持续强劲。然而,面对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三星电子计划在5G大众智能手机市场中增强产品竞争力,提高研发、制造、供应、渠道和营销所有领域的运营效率。出货量创8年新低,欲借中国市场翻身近年来,国产手机竞相发力,华为、小米、OPPO、vivo等手机品牌迅速崛起,使得三星手机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受到挤压,出货量呈现下滑趋势。根据调研机构Canalys近日发布的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第一季报显示,在全球前五大厂商中,三星手机的出货量仅为6000万台,同比下滑17%,创下近8年来的新低。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众下滑的手机厂商中,仅有两家企业呈现逆势增长:小米智能手机的市场份额继续保持在全球第四,同时逆势增长9%至3000万台,在主要手机厂商中增幅最高;其次是“蓝厂”vivo排行第五,其出货量也是逆势增长3%至2400万台。事实上,三星逐渐“失宠”,这不仅仅是因为华为、小米、OPPO、vivo等中国本土竞争对手太过强大,还因为自己太过于“傲慢”。就现阶段来看,中国市场可以说是手机通讯的主要战场。为了迎合国内市场,现如今就连苹果都不惜改变乔布斯的风格,三星又有什么理由不放下“高端”的姿态呢?!一边是三星耍狠降价,3000元的起步价诱惑难挡;另一边则是华为、小米等国产力量迅速崛起……5G手机争霸战即将开始,未来谁能率先赢得市场、成为“5G头号玩家”?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2020年05月12日 11:56

思瑞浦冲刺科创板:神秘“客户A”贡献六成营收,上市前夕华为子公司入股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徐超见习记者王颖无锡报道近日,思瑞浦微电子科技(苏州)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思瑞浦”)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得受理。据了解,思瑞浦主营业务为模拟集成电路芯片的研发和销售。招股书介绍,思瑞浦的模拟芯片产品已进入众多知名客户的供应链体系,包括中兴、海尔、宁德时代、海康威视、科大讯飞等。而从股权结构看,思瑞浦无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是知名的半导体投资基金华芯创投。值得关注的是,思瑞浦还与华为是关联方,在思瑞浦接受上市辅导的半年前,华为新设全资子公司哈勃科技入股思瑞浦,成为第六大股东,持股比例8%。思瑞浦于2016年挂牌新三板,证券代码为837539,目前仍是新三板挂牌状态。“这不影响它申请科创板上市。对于挂牌公司申报IPO,涉及在新三板的信息披露、停复牌、终止挂牌等事项的办理,目前已有成熟的制度安排,对申报科创板上市的挂牌公司同样适用,可正常办理。这在2019年3月就开始推行。”从事金融服务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业绩波动大财务数据显示,报告期内(2016年-2019年),思瑞浦营收分别为1.12亿元、1.14亿元、3.04亿元,2018年和2019年营收增幅分别为1.91%和166.47%。2019年公司营收上升的主要原因为,自2016年至2018年,公司先后进行了新系列转换器产品和新系列线性产品的开发,2019年该产品销售开始放量。2016年—2019年,思瑞浦实现归母净利润512.47万元、-888.94万元、7098.02万元,2018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273.46%,2019年就扭亏为盈,归母净利润增幅达898.48%。思瑞浦表示,净利润先降后升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在2018年加大了研发及销售方面的投入,在收入成本较上年变动不大的情况下,研发费用及销售费用分别增加1208.24万元和387.66万元,导致净利润较上年有所下降;2019年,营业收入较上年增长较多,导致净利润较上年增长较大。思瑞浦的主营业务收入构成分为信号链模拟芯片和电源管理模拟芯片两部分。其中,信号链模拟芯片(包括线性产品、转换器产品、接口产品)在公司近三年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99.81%、99.77%、97.92%;电源管理模拟芯片收入占比分别为0.19%、0.23%、2.08%。思瑞浦表示,信号链模拟芯片产品销售均价在2019年度较2018年度有明显的上升,主要系产品结构变化所致。2019年度公司向通信市场销售的产品开始放量,且所销售的产品技术含量和集成度较高,导致成本较高,因此销售均价高于公司以往销售的其他型号。2019年,公司信号链模拟芯片收入2.97亿元,是上一年该产品收入的2.6倍。信号链模拟芯片的价格也同比提升了96%,从2018年0.28元/颗提升至2019年的0.56元/颗。第一大客户营收占比近六成细究思瑞浦2019年营收暴增近两倍的原因,除了前述思瑞浦所称“产品结构变化”,或与其2019年新增的第一大客户——“客户A”有关。2017-2019年,公司向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金额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2.06%、45.74%、73.50%,公司第一大客户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3.09%、12.06%、57.13%。显然,2019年度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占比陡增是因第一大客户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较高所致。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思瑞浦近三年前五大客户名单,2017-2018年,思瑞浦的前五大客户较为稳定,分别上海三目宝、深圳中电、广州周立功、深圳沃莱特和上海蓝伯科,仅排名不同。而2019年前五大客户则新增了客户A和深圳中兴康讯。其中,未披露公司名称的客户A颇为神秘。客户A为思瑞浦关联方,2019年一跃成为思瑞浦第一大客户,思瑞浦对其销售金额1.73亿元,在营收中占比高达57.13%。深圳中兴康讯亦为中兴公司关联公司,思瑞浦2019年对其销售金额1284.89万元,在营收中占比4.23%。对于客户A的身份,《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思瑞浦,其工作人员表示会转达给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未有公司人士联系本报记者。不过,思瑞浦工作人员日前曾对媒体表示:“客户A全称已申请豁免披露。公司与客户A之间的合作合理合规,不存在赊销做大营收。”根据招股书中对客户A的描述,该公司为本土的系统厂商,2016年开始,思瑞浦与其建立合作关系,着手为其开发多种高难度的模拟芯片;2017年底,思瑞浦获得客户A合格供应商认证;2018年底,思瑞浦获得客户A认可而开始被其采购;2019年度,客户A向思瑞浦的采购开始放量,成为思瑞浦第一大客户。报告期内,公司向客户A销售的产品已用于其终端产品中。思瑞浦强调,虽然公司对客户A的销售额占当年总收入的比例超过50%,但公司对其他重要客户的销售额同样有所增长,故不存在严重依赖少数客户的情况。华为供应链国产替代再下一环招股书显示,思瑞浦股权结构较为分散,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为华芯创投,一支专门定位于半导体业的投资基金,投持股比例为24.74%,未超过30%,且根据公司目前的实际经营管理情况,公司重要决策均属于各方共同参与决策。住的注意的是,思瑞浦第六大股东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哈勃科技”),是华为全资子公司。2019年4月1日,思瑞浦召开股东大会决议同意增发股份,增发部分由哈勃科技全部认购;5月15日,思瑞浦原股东与哈勃科技签署《投资协议》,确定哈勃科技认购金额合计7200万元,单价32.13元/股。自成立以来,哈勃先后投资了第三代半导体材料碳化硅龙头企业山东天岳、专注晶圆级光芯片的鲲游光电、高速传输芯片设计公司新港海岸等。显然,哈勃的投资专注于华为供应链上下游国产替代的需求,而对思瑞浦的投资,也是这条产业链上的一环。《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此前多家券商在研报中将思瑞浦视为模拟芯片的国产替代标的,不过,其产品与国际龙头企业相比应仍存在不小的差距。思瑞浦在招股书中坦言,与国际模拟芯片企业相比,中国本土公司发展时间较短,在技术储备和产品种类上仍存在一定差距,导致产品结构的多样性不足。在高精度运放、低噪声仪表放大器、高速接口芯片、高性能电源管理、高速ADC芯片等高端模拟芯片细分领域,国内模拟集成电路设计行业在设计环境、设计工具、设计人才和设计经验等核心技术方面与世界先进水平还存在较大差距。“但是在半导体核心器件国产替代加速以及下游终端应用爆发大背景下,相关企业将充分受益。虽然没有数字芯片那样大赚眼球,但模拟芯片应用场景广泛,5G、AIoT和自动驾驶等热门领域,均是模拟芯片未来的机遇。当前,华为等终端厂商正在推进核心器件国产化,模拟芯片国产替代将是大势所趋。”高端制造行业分析师张雨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2020年04月25日 11:58